小丫

不要说话

我来啦

音乐随身听:

©绘画:戸田義人

「日语里“ 夏が終わりました。 夏天结束了”这句话,绝对不能用字面意思理解,里面包含了多少不可言说的含义。

那是一夜长大的意思,那是恋爱无疾而终的预兆,那是青春消失殆尽的季节,那是从梦想跌入到现实的分界点,那是失去童真变成大人的夜晚,也是人生从充满期待的未知陷落到无可改变的已知的无所适从。」 

(转自豆瓣)


微信公众号「每日意图」 

又想起了天堂的爸爸😭

素年锦时:

这首歌出自日本感人短片《象之背》,

时隔几年,翻出来听还是一样的温暖与感动。

一直觉得,只有日本,才能将生死描写得如此美好

思念与留恋之间,隔着一道浅浅的生死线,近在眼前却无法触碰。

很美的歌词,晚安各位。


素年


  在仅仅七分多钟的短片里,向我们讲述一段大象父亲与家人之间感人至深的温馨故事。故事简单却寓意深刻,在《起程之日》里,大象父亲被宣告不久于世。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中,大象父亲依旧如往日般跟孩子们玩耍嬉闹,跟妻子甜蜜散步。可是噩耗还是打碎了这个象之家的宁静与欢乐。在《云之上的父亲》中,大象父亲离开了这个世界。孩子们时常想起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大象妻子也默默地回忆与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去世的大象父亲,变成天上的一朵云,一直守护着他的象之家。 
 《象之背》也是秋元康创作的同名小说,全篇的台词对白都由他亲自填词创作的歌声代替,被日本的佳音唱片公司称之为“日本第一感人落泪的七分二十秒”。


《旅立つ日》歌词:

ある朝目覚めたら 神が待ってた

有这样的早晨 睁开双眼 神灵在等我


命に终わりが来ると そっと知らされた

悄悄的被告知生命结束的时候


どうして 仆だけが  旅立つのか?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启程?


运命のさざ波に 声は届かない

声音没有传达到命运的涟漪


一番近くの 大事な人よ

最亲爱最重要的人啊


幸せだったか? それが気がかり

会幸福吗?那是我最担心的


もしも 仆がいなくなったら

如果我不在了


最初の夜だけ 泣いてくれ

请只在最初的夜里哭泣


君と仆が过ごした歳月を

将我和你共同度过的岁月


思い出しながら 见送って...

一边回忆一边为我送行


いつかは 谁もみな 迎えが来ると わかっていたはずなのに

应该明白 何时,何人来迎接我


人事のようで...

都是不重要的事


夕阳がいつもより 美しくて

夕阳无论何时看起来 都是那么美


知らぬ间に溢れ出す 感谢の気持ち

不知不觉间溢出感谢的心情


今まで一绪に 歩いた人よ

直到现在一起走过的人


残していくこと 许して欲しい

留下的那些细碎的事希望你能原谅


君と会えて幸せだった

曾经和你遇见幸福


朝の空见上げ 微笑んで

微笑着仰望天空


仆はきっと日差しになって

我一定会成为阳光


见守っているよ 君のこと...

注视着你的事


もしも仆がいなくなったら

如果我不在的话


最初の夜だけ 泣いてくれ

只有最初的夜晚可以哭泣


君と仆が过ごした歳月を

一边回忆我们共度的岁月


思い出しながら 见送って

一边为我送行


思い出しながら 见送って...

一边回忆,一边送行


Sara:

存档灵魂:

国境以南或许有大概存在,而太阳以西则不存在大概。一切归于现实,梦远走,然后恍然大悟。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


【日】 村上春树


001、
国境以南或许有大概存在,而太阳以西则不存在大概。

002、
我有孤独倾向的个性,很难走出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003、
洗脸时认真洗脸,听音乐时认真听音乐。其实只有这样才能好端端地活下去。

004、
若什么都不舍弃,便什么都不能获取。

005、
非常喜欢过去的你,所以不想见了现在的你以后产生失望。

006、
其实我们只能在有限的可能性中生存。


【 国 境 以 南 太 阳 以 西 】

我那时还不懂,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给她以无法愈合的重创。在某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另一个人。

曾经的追逐突然间闯进如今平淡无奇的生活,即使想要重新拾起,岁月早已裁定结局,一切归于现实,梦远走,然后恍然大悟。

我犯过几个错误,但实际上那甚至连错误都不是。与其说是错误,或许莫如说是我自身与生俱来的倾向性东西。

追求得到之日即其终止之时,寻觅的过程亦即失去的过程。

空白终究是空白,那是自己的归宿,若偏要从中觅出某种意义,那就是你仍旧可以为别的人编织梦幻。

如果我捉不住他,留不住他,我会让他飞。因为他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时间经过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

联结子夜和黎明的时间又黑又长,有时我甚至想道,若能哭上一场该何等畅快。但不知为何而哭,不知为谁而哭。若为别人哭,未免过于自以为是;而若为自己哭,年龄又老大不小了。秋天接踵而至。秋天来时,我的心大体安稳下来了。这样的生活不能永远持续下去——这是我的最终结论。

在整个青春期这一充满困惑的痛苦过程中,那温馨的记忆不知给了我多少次鼓励和慰藉。很长时间里,我在自己心中为她保存了一块特殊园地。就像在餐馆最里边一张安静的桌面上悄然竖起「预定席」标牌一样,我将那块园地只留给了她一个人,尽管我推想再不可能见到她了。

每当听到那不无倦慵的优美旋律,往事便浮上脑际:算不上多么幸福的时代,又有很多欲望得不到满足,更年轻、更饥渴、更孤独,但确实单纯,就像一清见底的池水。

看你,有时觉得就像看遥远的星星,看起来非常明亮,那种光是几万年前传送过来的,或许发光的天体如今已不存在了。可有时看上去,却比任何东西都有现实感。

那是个彤云密布、天色黯淡的冬日午后,太阳光仿佛在勉强穿过沉沉低垂的云层时被削成了粉末。目力所及,一切都那么呆板迟钝,没有生机。薄暮时分,房间里已黑得如暗夜一般。

这不大像是我的人生,我好像是在某人准备好的场所按某人设计好的模式生活。我这个人究竟到何处为止是真正的自己,从哪里算起不是自己呢?握方向盘的我的手究竟多大程度上是真正的我的手呢?四周景物究竟多大程度上是真实的景物呢?越是如此想,我越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个人的人生归根究底只能是那个人的人生,你不可能代替谁负起责任。

然而第一次同她相见,我就莫名其妙地被深深吸引了。那简直就像在光天化日下走路突然被肉眼看不见的闷雷击中一般,没有保留没有条件,没有原因没有交代,没有但是没有如果。

在终极本质上我这个人是可以作恶的。诚然我一次也没有动过对谁作恶的念头,然而动机和想法令当别论,总之我是可以在必要情况下变得自私变得残忍的,就连本应悉心呵护的对象我也可以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给予无可挽回的、决定性的伤害。

脑海中以绘本的假想伴随阅读,的确是比较累的方法,尤其在刻画人物的细腻和具体表象的描写里参杂着男角色内心纠缠的缺憾及女角色致命的吸引力,似乎不纯粹被视为爱情的故事。

一年前见到你以后,我清楚地明白了这一点。岛本,我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自己缺少什么,我这个人、我的人生空洞洞缺少什么,失却了什么。缺的那部分总是如饥似渴。那部分老婆孩子都填补不了,能填补的这世上只你一人。

我们不外乎在一个接一个熟练地扮演拍到自己头上的角色。所以,纵然有什么宝贵东西从中失去,恐怕也是可以凭借技巧而并无大错地度过一如往日的每一天,如此想法使得我很不好受。

这里好比沙漠,我们大家只能适应沙漠。下雨花开,不下枯死。虫被蜥蜴吃,蜥蜴被鸟吃,但都要死去。死后变成干巴巴的空壳。这一代死了,下一代取而代之,铁的定律。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

每一次,当他伤害我时,我会用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来原谅他,然而,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一天,到了最后只剩下回忆的残骸,一切都变成了折磨,也许我的确是从来不认识他。如果我捉不住他,留不住他,我会让他飞。因为他有自己的翅膀,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

回过神时,政治季节已然结束。一度仿佛足以摇撼时代的巨大浪潮也如失去风势的旗一般颓然垂下,被带有宿命意味的苍白的日常所吞没。

有时也认为一切最终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我们不外乎在一个接一个熟练地扮演派到自己头上的角色,所以,纵然有什么宝贵东西从中失去,恐怕也是可以凭借技巧而并无大错地度过一如往日的每一天的。

骗一个人,要费好大劲,不在乎她又如何肯骗她,所以将来有人苦苦蒙骗你,千万不要拆穿他。

因为没有人可以理解,因为没有人可以包容,因为没有人可以安慰。所以才会让人有无处可去的感觉,就是说躯壳可以找到地方安置,可是却没有一个地方以真正的容下你这个完完整整、纯洁的灵魂。

就这么和你分开,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我再不想孤独。再孤独,还不如死了好。

工作这东西原本就是单调的、义务性的,因而只能将工作以外的时间有效地用于自己,以寻找相应的人生乐趣。


一周俩电影 | 小林正树《切腹》& 冲田修一《横道世之介》

徐若风聊电影:

“佳片有约”是【一周俩电影群(风影读者群)】目前唯一的群活动:


每周轮流由两个人来各自推荐一部他们心中最完美的电影(或最想推荐)给大家的电影,并且派发资源,并在这周内对这两部电影(及平时的一些电影新老见闻)进行随时随地交流。总之,就是一周内看两部随机所得的好电影。




本周佳片有约 :




一、  小林正树 《切腹》


由群友 资词笑风生,反对一派胡言 推介





宽永七年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家光时,当时由于实施中央集权,削弱了许多诸侯大名的权力,曾经叱咤一时的武士阶级很多失业沦为浪人。残酷的现实使得无所事事的浪人经常跑到诸侯家,表示要切腹自杀,而势力被削弱无力招揽更多浪人的诸侯只得用钱打发他们走,于是这成为当时流行的敲诈手段。一天井伊家来了一位名叫千千岩求女的浪人,他也提出相同要求,家臣决定将计就计,让他切腹,结果千千岩求女在极度痛苦中咬舌死去。几个月以后又有一名叫津云半四郎的老浪人前来要求借井伊家宝地切腹自杀。其原因也是不堪生活的困苦,井伊家老出面。在切腹之前,津云要求讲下自己这辈子的故事。





《切腹》入围第16届戛纳电影节并获得评审团奖,是日本电影史最杰出、最著名的电影之一,由小林正树导演。




群友 资词笑风生,反对一派胡言 推介语:


《切腹》不是一部血腥的电影,这部武士片在我眼中是完美的。


叙事有条不紊,引人入胜,堪称教科书级别。仲代达矢的表演也是顶级的,透着一股狠劲,30岁的他出演一位老浪人,而两年后又在小林正树的另一部作品《怪谈》里扮演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它把时代与小人物的命运结合起来,把武士道和家庭结合起来,内涵丰富,引人深思。


三池崇史前些年也曾翻拍过此片,叫《一命》,翻拍版没有任何恶趣味,没有夸张的血腥场面,大概也是出于对原作的尊重。不过《一命》对剧本细节微小的改动却让人觉得力度削减了不少,相比之下《切腹》不知要高到哪里去。


总之,这电影啊,excited!




观看方式:


bilibili网可在线观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113543/ 







二、  冲田修一 《横道世之介》


由群友 张小北 推介





在20世纪80年代末,出生在海港小镇的青年横道世之介一脸懵懂地出现在东京街头。正如他那个有些奇怪的名字一样,世之介仿佛与现代化大都会有着天然的差距,不过这个天生乐观且迂直的大男孩很快融入到新生活之中。在喧闹的校园里,他最先与仓持、阿久津唯相识,又和藏有秘密的加藤雄介短暂交往,与纯真无邪的富家千金与谢野祥子谱写了一段浪漫恋情,也似乎曾对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千春姐(伊藤步 饰)心怀好感。此去经年,这些人偶尔停下脚步,摹地便想起那个曾给他们的生命留下美好回忆的世之介,心中会涌起怎样的情感? 





《横道世之介》是一部长达160分钟的青春片,也是2013年在豆瓣上掀起观影热潮的一部日影,被誉为当年最佳的青春电影。




群友 张小北 推介语


《横道世之介》是我的最佳日影之一。


一个单纯、温吞、呆萌的懵逼好人的小半生,在两个小时四十分钟里一一呈现给我们。随意揭开的横道世之介的命运,却在与祥子分离之后大量留白,任凭想像。暖人心脾,戳人泪下,让人意犹未尽。


我死的时候,大家会为我而哭吗?若你死了,以后大家回忆起你时,大家都会笑起来吧。真的,看完后回想起来,都会微笑吧。




观看方式: 


腾讯视频可在线观看



节日快乐

给所有的群都发了……终于安心了